最新文章

日本為何離不開中國的食材?20140728  作者:蔡成平/本社公關部引用

  福喜食材的主要進口方——日本麥當勞也決定全面停止進口中國雞肉,轉向泰國採購,但是,日本的主流大媒體在大肆批評的同時,卻紛紛表現出難以“脫中國”的無奈。因為日本對中國食材已形成嚴重依賴,日本餐桌上充斥著大量有形無形的“中國產”。
在中國最大的食材出口對象國——日本,上海福喜事件引發的軒然大波仍未有降溫跡象。“福喜”連續數日盤踞日本大報頭版,電視臺也以新聞、專題等多種形式追蹤報導。“中國食品安全的倫理崩毀了”、“中國食品監管形同虛設”成為日媒的基本論調。
  長此以往,福喜事件恐怕將演變成為日本自2008年“毒餃子”事件以來最大的對華食品安全信任危機。當年導致10名消費者中毒的“毒餃子”事件,在日本形成極為惡劣、深遠的影響。
  針對福喜事件,日本厚生勞動省在曝光後即迅速展開緊急調查,如今雖未接到不良反應的報告,但查明截至721日的過去一年內,日本共從上海福喜公司進口雞肉等食材達到近6000噸,這一數字確實出乎很多人預料。
  日媒呼籲食材進口“脫中國”

  為此,日本國內再次興起食材“脫中國”的輿論,尤其是《北國新聞》、《西日本新聞》等一些地方報紙更是刊發社論進行呼籲。
  福喜食材的主要進口方——日本麥當勞[微博]也決定全面停止進口中國雞肉,轉向泰國採購,其總裁Sarah L. Casanova解釋道“日本消費者對中國食材陷入深深的不信任”。《熊本日日新聞》報導稱“越來越多的外食產業和流通巨頭正在考慮採取同樣行動”。
  但是,日本的主流大媒體在大肆批評的同時,卻紛紛表現出難以“脫中國”的無奈。因為日本對中國食材已形成嚴重依賴,日本餐桌上充斥著大量有形無形的“中國產”。
  正如日本大學生物資源科學部國際食品資源專家下渡敏治教授所言,“與中國地理上的接近、中國地域廣闊可供應四季食材,以及人工成本低廉等因素,讓日本企業在食品進口方面不得不依賴中國,日本要尋找替代國將非常困難。”
  中國是日本第二大食材來源國
  當前,日本的食料自給率僅為39%(2012年度、按卡洛裡基準計算),其餘的6成以上依賴進口,而最大的進口來源國便是美國和中國。
  日本農林水產省的統計顯示,2013年度日本對中國農林水產品的進口額達12124億日元,在總額中的占比達13.5%,僅次於美國(占比18.2%)。其中在農產品(9.50, 0.06, 0.64%)進口方面,中國是日本第二大進口來源國(占比12.1%),在林產品、水產品進口方面,中國則是日本第一大進口來源國(分別占比15.6%17.7%)
  僅就食品進口而言,日本財務省的貿易統計顯示,2013年度日本食品進口總額為57295億日元,其中對華進口額為8706億日元、占比15%,僅次於美國(進口額12683億日元、占比22%)。與20年前相比,對華食品進口額增至2.4倍,占比增加了6%,而對美進口的占比則降低了7%
  更重要的是,與從美國大量進口玉米相比,進口自中國的多為肉類、蔬菜等事關百姓日常生活的品類。拿此次事件的焦點——雞肉而言,日本2013年度進口總量的47.9%來自中國,進口額達到997億日元;冷凍蔬菜進口的47.6%來自中國,進口額達750億日元。
  進一步探究會發現,日本人日常生活喜歡食用的生鮮、乾燥、冷凍蔬菜,以及火腿腸等肉質加工品、水果罐頭製品、米果、綠茶、海產品等,中國幾乎全部是第一大進口來源。
  例如,日本的天然蜂蜜的自給率只有7%,海外進口的77%來自中國;自給率只有8%的竹筍,海外進口的99%來自中國;自給率只有20%的蕎麥,海外進口的63%來自中國;自給率只有約40%的大蒜,海外進口的98%來自中國。此外,日本人平日、尤其是夏季鍾愛的鰻魚,約60%-80%進口自中國,其中活鮮鰻魚進口的79%來自中國、烤鰻魚串等鰻魚加工製品進口的99%來自中國。
  日本食糧問題專家小倉正行毫不諱言地指出,“若真‘脫中國’的話,日本商店裡的那些速食、袋裝及冷凍商品的絕大部分將消失。日本速食面中的調味料、漢堡和咖喱中用的大蔥等都幾乎100%依靠從中國進口。”
同時,日本農林水產省生鮮食料品價格及銷售動向調查(2012年度)顯示,進口大蒜每公斤的價格是514日元,國產大蒜則是2072日元;進口蔥的價格是每公斤292日元,國產蔥的價格則是583日元。也就是說,正是大量的食材進口維持了當下物價,否則百姓生活成本將大幅上漲。
  中國食材對日本諸多企業和消費者而言,恰如不定時炸彈,何時會爆出問題、會出現什麼問題,一切都不可預知。下渡敏治教授就尖銳地指出,“中國企業和員工的道德倫理低下,中國政府在整備食品監管體制,但標準並不嚴格。日本企業無論怎麼採取對策確保安全,也並不能消除今後仍會發生食品安全事件的隱患。”
  可以說,面對已滲透至日常生活角角落落的中國食材,日本國內廠家及消費者“想說愛你不容易”,但想說擺脫也著實難,日本百姓註定在短期內難以走出這樣的糾結。而中國的百姓,又何嘗不是更加糾結呢?
(本社公關部)